首页 新闻 青岛

公民同招,如何改变青岛小升初招生格局?

2020-06-29 11:49 青报教育在线

摘要:公民同招这颗最大的石子,究竟激起了怎样的浪花?随着小升初第二阶段第一志愿派位录取结束,这个问题有了答案。

最近几天,获知孩子的小升初最终录取去向的家长们,可能会长长地舒一口气。升学战事终于尘埃落定,但他们或许还没来得及意识到,他们和孩子们正经历着青岛小升初招生的历史性改变。

疫情推迟,取消特长生,公民同招……每多一份变化,小升初的家长便多一份紧张和焦虑,也更需多一份理性和冷静以应对。

公民同招这颗最大的石子,究竟激起了怎样的浪花?随着小升初第二阶段第一志愿派位录取结束,这个问题有了答案。

小升初招生格局重构

公民同招,就是公办民办学校同步招生,要求公办民办学校同步报名、同步录取、同步注册学籍。说白了,民办学校再也不能提前“掐尖”选生源了;对于家长而言,往年“保公办、冲民办”的两手准备将不再成立。

当然,政策一出台,大家关于民办学校招生报名情况的关切和期待就没有中止过。政策变化,将在何种程度上改变招生格局?

按照市教育局的要求,民办学校在招生过程中要做到“四个公开”,即:招生计划数公开、符合入学条件的报名学生名单公开、落实优待政策录取的学生名单公开、全部录取结果公开。目前,市内三区15所民办学校的“四个公开”已全部实施到位。

图:市内三区15所民办学校报名情况统计。其中“一志愿报名人数”不包含直升人数;图表按照报录比是否大于1,即根据是否需要派位做了不同色块的区分。

相比于第一阶段招生时,实验初中报录比13.62:1和青岛37中4.96:1的火爆局面,15所民办学校中报录比最高的海信学校也望尘莫及。更引人关注的是,15所学校中只有4所需要派位录取,剩余11所学校一志愿没有报满,将采用直接录取的形式。

如果剔除青岛银海学校为代表的着眼于开展国际教育的民办学校,余下的青大附中、超银中学等8所学校更符合因升学率高而被岛城家长热捧的民办学校分类。

图:市内三区8所民办学校报名情况统计。图表按照报录比是否大于1,即根据是否需要派位做了不同色块的区分。

整体来看,8所民办学校中一半数量的学校报录比在1以下;在报录比超过1的4所学校中,2所学校报录比低于1.3:1;相比而言,青大附中和海信学校相对热门。但相比于往年热门民办学校“一位难求”的境况,今年民办学校普遍降温了。

另外,据青报教育在线了解,因为是公民同招政策的第一年,区市教体局会根据实际情况提前分析,然后对各个学校的招生情况进行测算,进而确定学校的招生计划。例如市北区,经过测算,今年不少公办学校增加了招生计划,而以超银中学为代表的民办学校相应缩减了招生计划。如果把这个因素考虑在内,岛城家长面对现实的态度将更加明显。

家长积极面对现实

受政策影响,大部分家长会积极面对现实,更愿意选择回归学区,避免填报热门民办学校而派位录取不到的风险。

另一方面,公民同招政策推出的时机也正好。随着近年来青岛市区普高率从2018年的62.2%提升至今年的68.2%,普高学位的获得难度大大降低,家长希望通过民办学校进入普高的意愿无形中下降了,这也使得很多家长开始思考教育的真正意义,面对小升初的选择时更加冷静和理性。

就今年的报名情况来看,市内三区小升初第一志愿报名人数超过招生计划的学校共13所,其中公办学校9所,民办学校4所;按地域来看,局属1所,市南区4所,市北区5所,李沧区3所。

图:15所进行电脑派位的学校按照报录比排序。图表根据学校性质进行了不同色块的区分。

除开第一阶段招生的两所局属学校,第二阶段招生的13所学校中,按照报录比数据,排在首位是青岛二中院士港分校。高达4.68:1的报录比创造了一个小小的奇观,也反映出李沧家长对于优质教育资源的渴望程度。此外,海信学校同样作为今年第一年招生的新校,报录比数据同样排在靠前位置。两所新学校在一众名校中显得格外瞩目,正改变着整体的招生格局。

其实,对于家长来说,提前一两年准备小升初已是常态化现象,更有甚者在孩子入园时就已着手谋划孩子以后的发展路径。在取消特长生招生的前提下,是回归学区,还是进民办名校,是每个家长都要去算的教育帐。学区热是否会再升温?生源统一的情况下,学校的内涵是否将成为家长考量的重要参考指标?这些都是值得讨论的问题。

不少问题还需讨论

追溯政策设计的初衷,公民同招不是压制哪一方面,而是紧紧围绕“就近,随机,公平”这一主旨,划定更公平的起点,打造更健康的跑道,营造更好的教育生态。在公民同招的背景下,公办、民办学校得以站上同一起跑线,迎来了真正比拼办学质量的时刻。

公民同招政策让中小学教育从高强度竞争和压力下走出来,公办学校得以苦练内功,提高教学质量;没有了生源优势,民办学校则更应该抓住机会,回归踏实办学,在办学质量、办学条件、办学特色等方面取胜。谁能把学生教好,才是真的好。

当然,政策之下,也有一些现实、具体的问题需要逐步解决。比如,超出招生计划就需要进行电脑派位,是不是对一些一心想去民办学校的家长和学生不太友好?

热门公办学校的报名情况也是社会关注的焦点。但不少家长向青报教育在线反映,绝大部分公办学校未提前公开报名情况。市教育局在要求民办学校“四个公开”的同时,公办学校是否也应该积极响应政策进行“四个公开”?

此外,回看青大附中的招生数据,集团直升人数占了六成以上。这一方面体现了青大附中对于自身办学质量的自信,另一方面是不是也意味着,从今年开始,进入优质民办学校的压力,已从小升初阶段前置到了幼升小阶段?是否意味着小学段入学压力的增加,家庭教育成本的增加?

另一方面,为了应对公民同招政策,不少岛城民办学校正积极申请九年一贯制的办学模式。贯通式培养在成为民办教育的发展方向的同时,会不会也抬高了社会资本进入民办教育的门槛?

种种问题还需进一步讨论,也呼吁政策的进一步细化。

青报教育在线 王敏敏